你见过有些策略很low?其实大智若愚!

01


第一个看起来很笨但实际上聪明的案例莫过于YouTube的可跳过广告,这个设计看起来谷歌放弃了很多利益,然而这个简单的按钮可以吸引受众注意力、可以帮助广告主进行广告质量判断、可以从机制上优化广告效果,一举三得。

21.jpg

另一个例子还是谷歌,按理说,谷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广告提供商,理应不让人屏蔽广告,然而谷歌旗下的Chrome浏览器的却欢迎广告屏蔽类的插件。

22.jpg

其实谷歌的想法是,那些愿意费尽心机的装广告插件的人的确就是对广告不那么感兴趣的人,他们本身的广告转化率就特别低,还不如让他们不看,这样还能提供一个关注用户体验的美名。

第三个例子,我们收到诈骗短信,往往非常弱智,一眼看出来就是骗子,我经常替骗子担心——就这智商能骗到人吗?

骗子的逻辑是——如此弱智的短信都相信的人,下一步我就可以很容易地和他沟通打钱上钩了,如果编一个正常人开始就会上钩的短信,吸引的就是一批正常人,因此,弱智短信征集到的都是骗子的垂直用户。

第四个例子,是价格歧视,麦当劳会在餐厅周围发优惠券,如果真的要搞促销,麦当劳为什么不直接降价而要采取这种雇人发优惠券的低效方式呢?

23.jpg

因为它要通过这种机制区分对价格敏感的人和对价格不敏感的人,那些愿意去餐厅周围领取优惠券的人麦当劳对他们少赚一点,而对那些认为领劵是丢人的情侣、白领们,麦当劳则原价卖给他们,赚的更多。

第五个例子,很多正版软件如Photoshop,通常对盗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Adobe这么做的逻辑是,那些愿意花上一整天时间到各种下载论坛上去下载一个盗版PS的人即便付得起也基本上不太可能会买一个标价3485块的正版PS。

24.jpg

总结一下:

这类让人看起来很愚蠢但实际上很聪明的策略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用一种天然的筛选机制对不同的人进行了一次筛选,从而对他们的目标人群进行既定的策略。

这些案例给我们的重要启示是,任何一个策略都应该考虑是不是可以用某种机制去区分目标对象,而不是一味一刀切。

02

与此相对,还有一些策略,看起来非常精明,但最终被证明是一些愚蠢的做法,我们来看一些案例——

第一个例子,眼镜蛇效应:

在英国殖民统治印度年代,英国政府发现当地眼镜蛇泛滥成灾,殖民政府宣布——民众每打死一条眼镜蛇即可到政府领取4英镑的奖励,几个月后,眼镜蛇明显减少,然而,很快殖民政府发现眼镜蛇又慢慢多起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聪明的印度人为了奖励,纷纷开始在家里养起了眼镜蛇,长成之后打死去政府领赏,英殖民政府不得不取消这一奖励政策。

另一个案例是最低工资制度,制定最低工资标准的初衷是为了保证穷人的利益,然而它真的能起到作用吗?

事实正好相反——主流经济学家几乎都认为最低工资的出台反而会增加失业。

这背后就是最近工资制度扭曲了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价格由供给曲线和需求曲线共同决定。

25.jpg

1960年代,为了减少汽车事故造成的伤亡,美国国会出台了严格的汽车安全法案,要求全美每一台出厂的汽车必须强制安装安全带等系列安全装置,我们直观认为这对减少交通伤亡肯定有好处对吧,然而事实却没有那么简单:

经济学家萨姆*佩兹曼在1975年的一项研究则揭示了另一个真相——法案实施后的确减少了每次车祸的死亡人数,但却增加了车祸的次数,驾驶员由于安全带的出现开车速度更快、更放肆,因此,任何策略的影响其实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总结一下:

这些看起来很聪明但实现起来并没有起到作用的策略通常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忘记了人们会对激励做出反应,因此设计优秀的激励机制就变得非常重要,一个好的激励机制应该是既能有效调动积极性,又能防止积极性的扭曲。

YouTube的早期推荐机制中视频的点击率权重非常高,每一个上传视频的贡献者都绞尽脑汁把标题变得耸人听闻、把封面变得石破天惊,而忽视了视频本身的重要性。

后来YouTube更新了算法,优化了播放完成率、播放时长、关注率、观看次数等其他指标的重要性,才有效打压了标题党和封面党。




提问
标题:
用户名: